<i id='92p38'><div id='92p38'><ins id='92p38'></ins></div></i>
  1. <tr id='92p38'><strong id='92p38'></strong><small id='92p38'></small><button id='92p38'></button><li id='92p38'><noscript id='92p38'><big id='92p38'></big><dt id='92p38'></dt></noscript></li></tr><ol id='92p38'><table id='92p38'><blockquote id='92p38'><tbody id='92p3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2p38'></u><kbd id='92p38'><kbd id='92p38'></kbd></kbd>

  2. <i id='92p38'></i>
    <fieldset id='92p38'></fieldset>
    <dl id='92p38'></dl>

    <code id='92p38'><strong id='92p38'></strong></code>
    <acronym id='92p38'><em id='92p38'></em><td id='92p38'><div id='92p38'></div></td></acronym><address id='92p38'><big id='92p38'><big id='92p38'></big><legend id='92p38'></legend></big></address><span id='92p38'></span>

        <ins id='92p38'></ins>

          中國古代散麻生希種子文史

          • 时间:
          • 浏览:46

            《中國古代散文史》對中國古代散文的源頭、萌芽、成型、發展、演變及其理論建構的歷史進行瞭梳理,也散文學理論和傳統散文創作的經驗與教訓也作瞭簡明、深刻的總結。

            》》》中國古代散文史全本

            中國古代散文史

            第一編 上古至戰國的文學

            概說

            我們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是非常長遠的。北京西南房山周口店所發現的舊石器時代初期的中國猿人骸骨化石,證明瞭大約五十萬年以前我國已有人類居住。這些原始人類經過長期勞動,他們自身和生產力不斷發展和進步。據文獻記載,大概到瞭傳說的五帝時代,可能已經進入氏族社會後期。我國儒傢所樂道的堯舜禪讓,天下為公,大概就是氏族部落會議以及氏族長和部落酋長推選制的反映。那時的社會沒有階級,生產資料公有,人人勞動,沒有剝削。儒傢經典著作中曾稱贊它為理想的“大同”時代。

            由於生產力的發展,少數人占有瞭生產資料,人類開始出現瞭階級, 社會更有瞭保護私有制的措施,氏族社會逐漸解體,國傢組織也逐漸形成。我國古代文獻多有夏禹“傢天下”的傳說,認為是“小康”時代的開始。按照這個傳說看來,夏代可能就是階級社會即奴隸社會的起點。但即使如此,隻能看作氏族社會向奴隸社會推移的過渡狀態,真正的奴隸制社會是到瞭殷商時代才完成的,這有許多文獻及地下發掘材料可以確切證明。後來生產力進一步發展,生產關系起瞭冰清玉潔四胞胎變化,奴隸社會才逐漸向封建社會轉化。這個轉化的完成約在春秋戰國之交。及秦始皇統一中國,建立中央集權的封建大帝國,於是我國封建社會制度由完成走向鞏固。

            我國民族文化的歷史也是非常長遠的。從在河南澠池縣仰韶村發現的新石器時代晚期的文化遺存看,生產工具已相當進步,且有紅色陶器,其時代約在公元前五六千年左右,我們一般稱為“仰韶文化”或“彩陶文化”。比“仰韶文化”稍晚、其時代約在公元前四千多年的又有“龍山文化”,這是山東濟南的龍山鎮發現的。其文化遺存有精致的黑色陶器、卜骨等。這些考古學上的材料,使我們看到遠古時代中華民族文化發展的縮影。

            從野蠻到文明的重要標志之一是文字的發明創造。文字的發生一般是在奴隸制國傢建立的時候。我國何時開始有文字,現在還不能斷言,但自從甲骨卜辭的發現,證明至遲在殷商後期(約公元前十四世紀)已有初步的定型文字,同時也有瞭用文字記載的歷史文獻,標志著我國民族文化的進一步發展。後來文字的應用漸漸推廣,史前時期流傳的原始人民的口頭創作如詩歌、神話故事等,有不少被記錄下來laurenphilips老婦人,使我們得以從文獻中窺見上古文化都市狂梟的一斑和文學藝術的萌芽。

            但文學藝術並非起於有瞭文字之後,遠在文字發明創造以前,文學藝術早已產生。上古時代文學的具體情況不能知道,所可推測的就是上古文學同現實生活結合得非常緊密,其中有同自然作鬥爭的神話,有和生產密切相聯系的詩歌,也有表示願望、趨吉避兇的咒語式的禱祝辭。還不難推測:由於上古時代人們的群居生活和集體勞動,決定它的文學藝術活動一般是集體的;又由於那時候既沒有文字,也沒有社會分工,文學就隻有口頭創作,沒有書面創作;隻有文學和其他藝術如詩歌和音樂、舞蹈那樣互相結合的形式,沒有單純的文學作品獨立存在。所有這些集體性的口頭創作以及文學和其他藝術相伴隨的現象,都是上古文學的特點。

            文學藝術是現實生活通過人們頭腦的反映,在階級社會中又是階級意識形態的形象的表現,它不可能超階級而存在。但上古時代的社會還未分裂為兩個對抗性階級,所以那時的文學藝術沒有階級性。到瞭階級社會形成以後,一切文學藝術就不可能不打下階級的烙印,同時也揭開瞭兩種文化鬥爭的序幕。

            夏代有無文字,不得而知。文獻所載有關夏代的歷史多屬傳說性質,其詩歌、謠諺和散文可靠的也很少。但其中如“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這樣的詞句反映瞭尖銳的階級鬥爭,即奴隸堅決反抗奴隸主的鬥爭,相傳為百度夏桀時人民大眾的呼聲,卻是比較可信的。(此據《尚書?湯誓》引,與《孟子》、《史記》稍異。俞樾謂二句是韻語,疑為夏民歌謠。)

            殷的先世本是遊牧部族,向無定居生活。成湯以前就遷徙過八次,成湯至盤庚,又遷都五次。那時牧畜業異常發達,從甲骨卜辭中可以看到祭祀時大量用牲的現象。中葉後由牧畜進入農業生產。《尚書?盤庚》屢次提到農事;甲骨文中有“禾”、“黍”、“稻”、“麥”、稷”、“粟”等字,證明殷代確有很多種類的農產品。由牧畜發展到農業生產是很自然的。遊牧過程中,既易發現農作物,又能馴服牛馬。文獻中常有殷的先公服牛乘馬的記載,不難設想,役使牲畜減輕人力,是發展農業生產的重要關鍵。

            殷代的主要生產者都是奴隸。甲骨文中有“奴”、“仆”、“臣”、“妾”、“臧”、“奚”等字,都是奴隸的名稱。為瞭防止奴隸的怠工,鎮壓奴隸的反抗,統治者制定極為嚴酷的刑法來管制他們,所謂“商有亂政而作湯型”(《左傳》昭公六年),其目的就是為此。據《韓非子?七術》,“棄灰於公道者斷其手”。這固然表現統治者的殘酷,同時也反映瞭那時奴隸和奴隸主之間存在著激烈的鬥爭。

            隨著生產水平的提高,手工業和文化藝術都有很大的進步。就拿工藝來說,殷代青銅器中有各種各樣的祭器、食器和兵器,有的上面還有銘文。近年出土的“司母戊鼎”重一千七百市斤,花紋精美,可見殷代的冶煉工業技術已達到高度的成就。而那時奴隸主貴族為瞭祭祀和享樂,音樂歌舞也極為發達。文獻所載湯時的樂歌樂舞如“大氵蒦”、“晨露”、“九招”、“六列”、當愛已成往事“桑林”之類,或不可信。但“恒舞於宮,酣歌於室”的“巫風”早已普遍流行,以至懸為禁令(見《墨子?非樂》。“酣歌於室&rdqu蕭敬騰承認戀情o;四字據晚出古文《尚書?伊訓》補。)。直至殷末紂王之時,還使樂師作新聲——北裡之舞,靡靡之樂。周武王數其罪狀,斥為“棄其先祖之樂,乃為淫聲,用變亂正聲”(《達達兔官網史記?殷、周本紀》)。這些都證明殷代的音樂歌舞是十分發達的。不難想象,在此種情況下,必有不少詩歌配合演唱,但因年代久遠,沒有流傳下來。

            殷代宗教迷信之風最盛,鬼神權威至高無上。國王事無大小,必須請示鬼神,預測吉兇禍福,作為一切行動的指南,從事這方面活動的有兩種專職人員,那就是巫和史。他們通過卜筮方法代表鬼神發言,凡繇兆、祝辭、神告、占卜的記錄以及國王的講話等,無不寫成書面語言,或刻於甲骨,或書於典冊,這些就是殷墟中的甲骨卜辭,《周易》中的卦、爻辭,《尚書》中的殷商文告等。

            巫史在當時都是為迷信服務的,巫能歌舞娛神,史掌文字記錄,他們龍口門對後來的詩歌、散文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

            周的祖先本是很早就散居在我國陜西涇、渭流域的一個部族。它最初的根據地是邰(今陜西武功),傳到公劉時,人口漸漸繁衍,於是南渡渭水,北至於豳(今陜西橡邑)。這時周部族雖然一面仍在遷徙,一面已有定居,似乎正處在由遊牧生活過渡到初期農業階段。到瞭古公亶父的時候,為另一部族所逼,不得已放棄豳地,翻過梁山,遷到歧山下(今陜西歧山一帶)居住。他們在遷徙中發現一塊肥沃的土地,名曰周原,是一個理想的莊稼地,就在這裡建起城邑和房屋來,督率人民繼續生產,奠定瞭一定的農業基礎。由於農業生產的發展,迅速地充實和加強瞭周部族的力量,到瞭殷末,逐漸沿著黃河向東擴張,成為威脅殷國的勁敵。文王時,黃河西岸一帶的部族都歸他控制,於是自歧遷都於豐(今陜西雩阝縣),勢力日益強大,不到十幾年,文王之子武王遂一舉滅殷,建立一個版圖更大的王國,這是公元前十二世紀初期的事。

            武王死,子成王繼立,年幼,武王弟周公攝政,平管蔡之亂,征伐奄國,鎮壓瞭殷人及其舊屬的反抗。並制禮作樂,大興文教,配合統治,使王朝政權日益鞏固,為成康之治奠定瞭基礎。大概周初鑒於殷紂的滅亡,對待奴隸稍寬,組織他們從事耕種,積極生產,因此人民生活比較好轉,社會秩序相當安定,這是成康年代獲致短期太平的主要原因。懿王以後,周室漸衰,外患漸起。傳至厲王,貪財暴虐,禁止誹謗,被國人驅逐。宣王時,南征北伐,東平淮徐,號稱中興。及幽王立,荒淫錯暴更甚於厲王,人民怨恨,貴族離心,後竟為犬戎所殺,西周遂亡。

            周既滅殷,政治經濟等方面多所改革。從武王起,即分封宗室和功臣,立五等爵位,先後受封列為諸侯者,兄弟、同姓和異姓凡數十人,對保衛王室有很大作用。其後屢有封建,除土地外,還分給一部分勞動力,其實就是奴隸,幫助他們生產。例如分魯公以殷民六族,分康叔以殷民七族,分唐叔以懷姓九宗,都是把殷商遺民和舊屬當作奴隸來賞賜和使用。雖然如此,但一切土地人民仍歸王室所有,而且從王公到仆臺,把人分為十等,圉和牧還不在內。庶民或眾人,實際上都是農民,更處於最下層,是最受壓迫的階級。所以說:“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詩經?北山》)這就是西周時代政治社會組織的一個輪廓。